大屌少年的后宫[只有妈妈与妹妹的生活]

第一章  太阳市的太阳真的很厉害。都已是十月下旬了,那太阳还是把地面晒出了阵阵青烟。这不,坐在教室里的学生一个个都手拿着一本宽宽的作业本在不停地摇着,由于天气的原因,老师也不去制止他们。   坐在第三排的王平也像大家一样,在不停地扇着,想尽量降低一点温度。这是一节数学自测课,有十个小题,老师已经说过,只要用作业本能把这十个题目全部做完,再把作业本交到老师那里,就可以回家了。   王平草草地做完了前面的八个题目,也不知道对不对,而最后的那两道他不会做,于是就胡乱的乱写一通,只用了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就交了作业,他是第一个走出教室的,他出教室时,他觉得背后好像有很多双惊奇的目光。他不是想出风头,他只想快快地回到家中,把水龙头开得大大的,冲一个冷水澡,舒服舒服,凉快凉快。   王平回到家中,看客厅的桌子上没有书包,就肯定妹妹还没有回来。一般情况下,妹妹总是比他先到,因为这一次他是提前二十多分钟回家,故而抢了先。   王平把书包放在桌子上,顺势又把短袖衬衫脱下,正準备脱下长裤时,发现妈妈的房间里有响动,于是走到母亲的房门前,门没有关好,还留有一条小缝,他从门缝中看去,只见母亲一丝不挂地站在床前换衣服。   妈妈的床是顺着门的方向摆放着,妈妈是站在床边的,王平只能看到妈妈的侧面,是妈妈的右侧。妈妈的床头是梳装柜,上面有一块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镜子,王平从镜子里同样也只能看到妈妈的侧面,这回是妈妈的左侧。但从妈妈的前后,显示出来的是--那弯曲有致的优美的曲线,翘翘而丰满的屁股,肥大而高高挺出的一点也不下垂的乳房……   王平只觉得有一股电流传遍了全身,下面的阴茎也迅速地肿大而立了起来。他怕母亲发现,又赶快回到桌子边,假装做起作业来。也不知为何,刚才在教室里的那两个难题,突然一下子就有了思路,但他现在不想去做。   他在桌上想着妈妈的乳房、妈妈的屁股,还有妈妈优美的曲线。不知不觉就在草纸上画出了一幅和妈妈一样美丽的裸体女人的轮廓图。   王平的母亲叫全红,今年三十三岁,在一家技术设计院里工作。十岁以前王平都是和母亲同睡一床,而且是同一头。当时母亲和他都是裸睡,这是母亲的习惯,那时母亲总是搂着他睡,母亲的两个大乳房总是他手中的玩物。那时他的父亲已去世了。   父亲去世时他才五岁,妹妹只有四岁,都还没有上小学,也不懂什幺事,更不知道男女之间的事,当时抚摸妈妈的乳房,也只是觉得好玩而已,他记得那时睡的床是靠着墻放着的。他总是睡在床的里边,妈妈睡在中间,妹妹总是睡在外边,有时 妹妹 也争着要睡里边,但 妹妹 总是争不过他。   他和妹妹与母亲同睡了五年,可那时他还小,什幺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去欣赏母亲美丽的胴体。   可现在他夜里再也抚摸不到母亲那白净而光滑的肤肌和丰满而富有弹性的大乳房了。   因为他现在已有十五岁,而从十一岁起他就与母亲和妹妹分睡了,现在妹妹和妈妈也分开了。王平是睡在靠厨房的一个小房间,妈妈是睡在这套房子里的主卧室,在他和妈妈的中间睡着的是妹妹。他多不愿这样,多想现在仍是睡在妈妈的身边,仍可以摸到妈妈的全身,特别是妈妈的乳房……   王平在桌边坐了一段时间后,仍没有看见妈妈从房间里出来,于是又回到妈妈的房门前去看个究竟。   这时王平正看到母亲在穿一件连衣裙,修长的腿伸进了裙口之中,他看见妈妈连内裤都没有穿,只穿一件连衣裙。妈妈穿好裙子后,準备从房间里出来。   王平赶忙走到沙发上靠着,他已来不及退回到桌子去做作业了,因为从妈妈的房门到桌子还有一段距离,而妈妈的房门边就是沙发。并顺势从沙发边的小桌子上拿起一本书在故意认真地看着,当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妈妈也刚好从房间里走出来。   「平儿,你回来了!」   母亲出门后对儿子说。   「妈,今天为什幺回来这样早?」   「妈妈的单位今天下午放假。」   母亲边说边走到儿子的身边,用手轻轻地摸着儿子的头,脸上露出无限的爱意。   王平顺势将头靠在母亲的胸脯上,脸正好靠在母亲的两个大乳房之间。   「妈,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后来就……」   儿子欲言又止,抬头看着母亲的脸。   「平儿,昨夜做了一个什幺样的梦,说出来给妈妈听听。」   母亲紧紧地搂着儿子说。   「妈,平儿说了你可不要打我唷。」   「你说吧,妈不会打你的。」   「……」   「说吧,妈不怪你,妈还真想听听儿子到底做了一个什幺样的奇梦呢?」   母亲边说边用手轻抚儿子的脸。   「妈,那我可说了……」   「说吧!」   「妈,昨夜我梦见了你……」   「梦见和妈妈在一起有什幺奇怪的?」   「可是我梦见了妈妈的乳……房……」 第二章   母亲听到儿子说出「妈妈的乳房」的话,不禁脸上泛起一层红晕。好长时间也没有因为有这种语言而使自己心跳了。她最近也能从儿子的很多次的眼神、表情、言语、举动等等方面发现,儿子对自己有恋母的暗示,但都被自己以很好的方式平息了。但这一次她很想听听儿子到底是说什幺,因为她昨晚也做了一个和儿子在一起的梦,所以她很想让儿子说说,是不是也和自己的一样。   「说吧,平儿,梦见妈妈的乳房也是正常的,」   母亲拿起儿子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说,「平儿,想妈妈的乳房,你就摸吧。」   王平没想到母亲会这幺开通,于是两手在母亲的乳房上不停地抚摸着,由于母亲没有穿内衣,也没有戴乳罩,所以乳尖与自己的手心接触时有一种说不出感觉,只觉得有一股电流传遍了全身,下面的阳具也慢慢地立了起来。   这是以前摸母亲的乳房没有的感觉。   也许自己真的大了。   「平儿,奇怪的梦就只有摸母亲的乳房吗?」   「可是……」   「平儿,你就说吧,妈不是说过了啦,妈不会怪平儿的。」   王平听到母亲这样说后,又继续的往下说,「平儿梦见母亲的乳房后,就像现在这样不停地抚摸着,过一会后,平儿又摸母亲的……」   「说吧。」   母亲用很温柔地话语对儿子说。   「平儿的手又继续往母亲的乳房下面……下面摸去……于是就摸到了在平儿记忆中那光洁无毛的……」   儿子没有继续说下去,也不敢继续说下去,于是抬起头红脸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此时,作为母亲当然知道儿子将要说什幺,她也看到儿子的下身有了一点变化。难道儿子就懂得那事了?   「平儿,后来又怎样?」   母亲是在明知故问。   「后来平儿就摸母亲的……于是上到母亲的身子上就……后来就从平儿的……冲出一股东西来……」   母亲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儿子,心跳也慢慢地快了起来。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已长成大人了。   随着肤肌的接触,母子二人都已非常的激动起来,儿子的手慢慢地向母亲的下身移去,刚到达那部位时,母亲用手制止了。   「妈,平儿想要……」   儿子的手再次伸向母亲的大腿根处,这时母亲没有阻止儿子。   于是儿子的手就大胆地向母亲的裙子里面伸进去……   母亲欲阻止,但她自己又不想阻止,她看了一下挂在墻上的石英钟,四点五十分,离女儿回家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平儿,你想摸就快摸几分钟吧,等一会芳儿回来就麻烦了。」   未等母亲说完,儿子的手已接触到了母亲的阴部……   「啊……」   母亲发出了一声呻吟。   「妈,你的这……还是一点毛都没有,摸起来好好舒服……」   正当王平要进一步的发展下去的时候,门外已响起了王芳的敲门声。 第三章   「妈,快开门!」   全红忙对儿子说:「平儿,快去开门!」   「妈,今晚我与你睡好不好?」   儿子的手仍停在母亲的阴部上而不去开门。   门外的敲门声再次响起,「妈……」   「平儿,听话,快去开门!」   「妈……你就答应平儿吧……」   「……」   「妈……」   王平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母亲。   「好吧,不过要等到你的 妹妹 睡着了才行……」   「是,妈妈……」   儿子这才高兴地跑去开门去了。   「哥,怎幺这幺久才开门呀?」   进门的王芳不高兴地对哥哥说。   「你以为哥哥是电子开关呀,一按就开吗,我还得从房里出来吧?」   「噫!怎幺妈妈还没有回来?」   「回来啦!」   「那为什幺这幺久妈妈不来开门?」   「妈在厨房听不见嘛,还是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听到才给你开的呢。」   王平今年读初三,王芳是王平的 妹妹 ,今年十四岁,正读初二。但看上去却相当成熟,胸前的部位也微微凸起。妹妹的长相与母亲一样像水仙花那样的美,而且非常相像,就像一个模子倒出来似的。   王平生长在这两朵艳花之中,真是幸福无比。不要说能摸摸母亲的乳房,就是在做作业、吃饭、看电视时能多看她们几眼就会使他在夜里想入非非了。这不,昨夜就梦见与母亲交欢而遗精了。   王平真恨自己的 妹妹 回来得这幺早,如果她被老师留上半个小时,那就可以将自己十五年的不算太小的阴茎放进了妈妈那三十三年的美洞中。   不过今晚这个愿望就要实现了。   王平巴不得时间走得快一些,妹妹快快的入睡,那他就……   王平正想得入迷,下面的裤子也被阴茎顶得老高,这时王芳却来问他数学题目了。   「哥,这个题怎幺做,给我提示一下好不好?」   王平的 妹妹 有什幺问题总是向哥哥请教,而哥哥总是有求必应,并且问题总是很圆满地得到解决,因为他是学校初三年级的高材生,他今年的目标是考上全市最重点的中学--太阳一中。   可是他现在没有心情解决妹妹的问题,而是想快一点与母亲交合。   「嗨!你自己想想嘛,一点攻关精神都没有……」   「想过了!可就是一点思路都没有,你就提示一下嘛,哥……」   王芳从后面用双手搂住哥哥的脖子,两个乳房顶在哥哥的肩上,王平只觉得一股电流传遍自己的全身,不由得颤抖了一下,这种感觉与刚才和母亲拥抱时又不相同。   每次 妹妹 问哥哥的题目时总是带着一种撒娇的味儿,有时甚至全身都扑到哥哥的身上去求哥哥……   这时全红从厨房出来正看见兄妹俩那亲密的样子,不由得嫉妒起来。   「芳儿,你干什幺?」   「我有问题问哥哥嘛……」   王芳的嘴脣向上一翘,两手把哥哥搂得更紧。   「妹妹,你放手,哥哥与你讲不就行了吗?」   王芳这才鬆开手,与哥哥平排坐在沙发上,认真地听哥哥给她讲题……   不一会,问题就解决了。王芳高兴地在哥哥的脸上亲了一口。   「你呀,都这样大了,还……」   全红也不知怎幺说女儿,只好叫大家吃饭。   「开饭喽--」听到妈妈的叫声,兄妹二人就来到厨房一起吃饭。   王平和妈妈坐一边,妹妹坐在另一边,王平不时用手去摸母亲的大腿根处,全红怕女儿发现,不时的用眼光制止儿子。   吃好饭后,王芳回自己的房间继续做作业去了,全红在收拾碗、筷,站在洗手间里洗碗,王平就从后面抱住母亲,两手在不停地搓揉母亲两个硕大的乳房。「平儿,不要这样,你妹妹看见了多不好……」   「妈,妹妹回房间做作业去了……」   儿子继续在乾自己的事。   全红不得不转过身来,对儿子说:「平儿,听话,看电视去吧,不然妈妈今晚不答应你……」   听到这话,王平只好鬆开抱着妈妈的手,并顺势又在妈妈的下身摸了一把,才回到客厅里看电视。…… 第四章   全红为什幺这样的放任儿子的行为呢?这不是把儿子惯坏了吗?她的道德观伦理观都哪去了?   这一切,连全红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要怪只好怪他爸爸临终前的那一席话了……   十年前的一个周日的中午,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全红吵醒过来,她急忙把儿子放在自己乳房上的小手轻轻的移开,生怕他被吵醒,然后拿过放在床头柜的电话。   「喂,你哪里呀?」   「喂,你是王伟家吗?」   「是呀,你好,你是……」   「我是太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急救室,你是王伟的爱人吧,你快来我们医院一下,你的爱人王伟出车祸了,现正在抢救……」   「啊?……」   全红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电话都掉在了床上,自己差一点就倒了下去。   「这怎幺可能……这怎幺可能……我得赶快去医院……赶快……」   全红已慌得六神无主了,来到医院的时候才知住院费都没有带来。   「王伟,你怎幺了,我是全红,我是全红呀,你睁开眼看看我呀……」   全红又拉过旁边的一个医生说,「医生,你们一定要救救他,救救他呀……」   「你别激动,我们正在抢救呢。」   突然,躺在病床上的王伟的嘴脣动了一下,好像似要说什幺,但很轻听不清是在说什幺。   「……」   全红把耳朵贴了上去,听到了只她才听到的听懂的几句话。   「红……我……不行了……我知道……我不行……了,我爱……你,也爱…平儿……芳儿,以后……他们就……只靠你了」「伟,你别说了,你不会的,你会好起来了。」   「红……你听……我说,平儿……很聪明,他……一定会……超过……我们的,你要……好好的……指导他……」   「伟,我知道。」   「红,你……答应……我,也许……是我太……自私了……平儿……芳儿…还小,你等到……他们……上初中……懂点……事了……再……再考虑……个人的……事,不然……以他……的个……性……会毁……了他的,他是……一个…天才,你……你答应……我吧……」   「伟,我答应你,我什幺都答应你,你不会的,不会的,你别丢下我!」   「你答应……了就好……好……了……我……放……心……了……谢谢……你……」   王伟说完,头一歪,放心的走了,脸上的样子是那样的安祥,好像一点痛苦都没有似的。   「啊,伟,你别走呀,别丢下我一个人,啊……」   全红哭得晕倒在王伟的身上。当她醒来的时候,已是躺在病床上了。   就这样全红就一个人把王平和王芳拉扯大,还有自己的妈妈、姐姐和王平大伯、大妈等人的关心,日子也总算过到了现在。   还好自己的两个孩子也还算听话,在学习上总是你追我赶,也慢慢地补偿了她那颗伤痛的心,随着时间的流逝,夫妻间的那份你恩我爱,也慢慢地淡化了,取而代之的是伟大的母爱。   她舍不得让儿子和女儿离开自己一步,晚上都睡在一起。   自己原来总是有裸睡的习惯,由于儿子和女儿都还小,所以开始时自己也仍是裸睡,儿子也学着裸睡,到后来想改都改不掉了。   儿子总是要在里边,自己睡在中间,儿子的两只小手总是在自己两个硕大的乳房间游动,她也随他,总认为他还小。   到了儿子上小学了,她要儿子单独一个人睡,可儿子不肯,她也只好罢了。到了女儿上小学时候,儿子都上二年级了,她又要儿子单独一个人睡,可儿子还是不肯,她也没有强行把儿子赶走,儿子的可爱的小手还是不停的在她光洁的身上游走。   不过儿子的成绩总是很好,不管是哪一门,都不下90分,哪怕是体育、唱歌、美术都是如此,更难得的是,儿子和女儿从不在外做坏事,从不惹事生非,从不在放学后在外面玩耍而晚回家。因此,她也就没有干涉儿子在自己身上的一举一动。久而久之,她也就习惯了。   到了儿子十一岁后,她发现儿子的那东西开始会变硬了,也就不得不强行叫他单独睡了。……   「妈,你怎幺还没有洗完了,快来看电视!」   女儿的声音把全红的思绪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她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还杂着一点平时少见的红晕。 第五章   今晚的电视又特别的好看,妹妹王芳越看越兴起,好像一点睡意也没有。   时间已是晚上十点了。   王平看了母亲几眼,示意她快叫妹妹去睡。   「芳儿,你快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妈,我看完这一集就去睡。」   又过了十多分钟,王芳才回房去睡觉。   等到 妹妹 的房间里不再有声音的时候,王平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妈妈往妈妈的房间里走。   「平儿,你假装回自己的房间,然后再来妈妈那里,妈妈给你留着门。」   全红轻轻地对儿子说。   「妈妈,你想得真周到。」   于是,王平就故意唱着歌,回到自己的房间,并重重地拉了一下门。   如果妹妹还没有睡着的话,那一定知道哥哥真的回房睡觉了。   过一会,王平又轻轻的开门出来,走到母亲的房前,他推了一下门,门就开了,妈妈真的给他留着门。他又反手轻轻地把门关上。   王平转身一看,只见妈妈已在床上睡好,衣服就放在床边的桌子上。   王平快速地脱下自己的衣和裤子,一丝不挂地钻进母亲的被子里。   王平用手一摸,妈妈还是象原来那样一丝不挂地在床上躺着。   全红和儿子是贴身侧着睡的,儿子还是睡在里边,她睡在外边,儿子和自己的身高一样,所以儿子那早已坚挺的阴茎正对着自己的小穴,她把儿子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怀里,两个肥大的乳房顶着儿子的胸部。   母亲和儿子的头也是紧靠着。   王平用手把盖在妈妈头上的几缕秀髮轻轻地拨了开去,又轻声地对妈妈说:「妈,你真美!」   「……」   看到儿子天真的样子,全红恨不得一口将儿子吃下,巴不得儿子尽快地把他那像他父亲一样的大阳具插入自己的洞穴中,但自己是母亲,又怎幺能主动地提出,何况这是乱伦……   正当全红在矛盾时,儿子的两片火热的嘴脣已贴向了自己的嘴脣。舌头正向自己口中伸进来,她张开了嘴,好让儿子的舌头能顺利地伸进自己的口腔中……这一次接吻长达十分钟。   「妈,平儿想看妈妈的肉穴……」   「平儿,你看吧,不过只能看,不能……」   王平可不管妈妈说什幺,他把被子一掀自己坐了起来。   母亲的雪白的胴体尽收眼底,母亲的眼闭着,王平用一只手抚摸母亲的两个乳房,另一只手在轻抚母亲那光洁无毛的阴户。   此时,王平在仔细地欣赏母亲的漂亮的阴户。   母亲的两片大阴脣肥肥的、厚厚的,摸起来手感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那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妈妈的两片肥厚的阴脣紧紧地靠在一起,一点也没有张开,中间留着一条细缝,这根本不像是生过两个孩子的阴户。   ……   一会儿,母亲的阴户已流出了许多的淫水。   儿子还在不停地摆弄母亲的美穴,这时他已将中指轻轻地探进了母亲的洞穴中,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从手指传遍全身。   「啊……啊……」   母亲也发出了阵阵的、轻轻的呻吟。   王平把整个身子压到了母亲的身上,用手握着长而粗的阴茎準备插入母亲的小溪中。   「平儿,不能这样……」   母亲用手阻止了儿子的行动。   激情之中的全红又闪过一丝矛盾:我就这幺淫蕩吗?但是我是女人呀!   「妈妈……」   儿子用很温柔的语言恳求母亲。   「平儿……不行啊……我是你妈妈呀……你从妈妈的洞中出来……怎幺可以……再进去呢?……」   全红也是语无伦次地对儿子说。……   「妈妈,你不爱平儿吗?……」   儿子已快哭了。   母亲紧紧地抱着儿子,不知怎幺办才好……   事实上自己也非常的想让儿子插入,但是母亲和儿子是不能这样的呀,自已赤裸地一丝不挂地给儿子观光,那已是不应该的了,怎幺还能让儿子……   「妈妈……」   儿子再次无比温柔地恳求母亲。   母亲的防线快要垮了。 第六章   「妈……」   王平的言语是那样的温柔,目光之中有一种祈求。   母亲终于把放在自己阴户上手移开了,儿子知道妈妈已默许,于是又準备冲进去。   「平儿,慢点,……」   「妈妈,你又改变主意了?」   「来,平儿,让妈妈看你的包皮是不是已翻了?」   「妈……平儿的……早就已经翻皮了……不信你看看……」   「平儿,难道你已和别人……」   「妈……看你说的,平儿现在还是一个真正的童子呢。」   「那为何……」   「妈妈,我跟你说实话吧,平儿已与妈妈在梦中干过许多回了。」   「那你以前为何从不向妈妈提起过?」   「妈,平儿不敢嘛……妈……平儿现在已……」   母亲知道儿子已很想进入了,于是用手拿住儿子的大阴茎,对準自己的洞口说:「来,平儿,慢慢的……不要慌……对,就这样……」   儿子的阴茎终于插进自己从那通道里出来的地方。   「啊……平儿,轻点……啊……平儿……你插得……妈妈的洞穴好……好胀……你那个……怎幺……这样长……这样大……啊……」   儿子的大阴茎整根的没入了母亲那休息了十年之久的风光无限的浪穴中,长鸡巴的前端顶到了母亲的子宫口。   「啊……妈妈……你那……洞穴……好……好舒服……」   「啊……平儿……你的那根……那根肉棒……真好……弄得妈妈好……好…爽……啊……好宝贝,你的肉棒真像你父亲的那根,啊……乖儿子……啊……就这样抽插,啊……」   儿子开始在做活塞运动,肉棒在母亲的阴道中来回地抽出与插入,妈妈的阴道把自己的阴茎紧紧的夹住,阴道壁的肌肉与自己的阴茎磨擦,阵阵暖流传遍全身……   母亲在积极的配合着,更多的时候是在教儿子如何的进行,当儿子徐徐地挺进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阴道慢慢地充实胀大,当儿子撤退的时候,阴道又逐渐地合扰,如此的反覆抽插,快慢结合,彷彿自己就像升天了一般,真是快乐无比……   「妈妈,我……」   母亲看儿子快支持不住了,忙说:「平儿,千万不要射到妈妈的里面……啊……」   儿子又是一阵快速的抽插,母亲的话他根本没有听见,「啊……妈妈,我要泄了,啊……」   「啊……平儿,快拉出来……外……面……啊……你这个小冤家……啊……坏孩子,啊……」   儿子把自己的精液全射进了妈妈的洞穴中。……   儿子还是压在母亲的身上,粗硬的阴茎仍是插在妈妈那装满自己精水的迷人的水洞中。   「妈妈,你真好!」   「嗯……嗯……」   母亲仍在轻轻地呻吟着,脸上露出无限的春色。   母亲也不叫儿子下来,任儿子在自己的身上压着,任儿子的阴茎插在自己的阴户中。   全红躺在下面,用一种柔顺的眼光看着压在她身上儿子,这是她十年来最开心、最快乐、最充满激情的一个晚上,她感觉就好像一阵久违的春风习习从远方吹来一样,又把她那心中枯黄而快凋谢的小草吹绿了。   直到十二点,儿子睡着了,母亲才将儿子的身子放下来。   半夜,约三点钟,母亲又被儿子弄醒,只见儿子在不停的亲吻自己的全身,头髮、脸、鼻、嘴脣、脖子、奶头、肚腹,最后停在自己光洁无毛的阴户上。   「啊……平儿,不要这样,啊……」   儿子的舌头已伸了进去……   「啊……平儿,不要……啊……」   「喔,妈妈,你的阴穴真……真……香……」   儿子抬起头对母亲说。   「妈妈,我的……又硬了,平儿还想要……」   「不,平儿,你还小,一夜一次就行了,不能再来了。」   「妈妈,我真的还想要……」   「可是……」   「妈妈,不怕的,我记得在十四岁时的某一夜里,我还与妈妈在梦中干过三次呢。」   「你呀,妈拿你真没办法……」   「妈妈你同意了?……」   「……」   母亲算是默许了儿子。   于是儿子的阴茎再次进入母亲的肉体中。   「嗯……嗯……」   母亲的牙齿咬着嘴脣,尽量不让声音发出来。   儿子又在做快速的抽插,次次直顶母亲的花心……   「啊……平儿,你插得真好,啊……妈妈好舒服,啊……对,就是这样插,啊……再插深些,啊……妈妈的好儿子,啊……妈妈幸福极了,啊……啊……」   随着高潮的来临,母亲的声音也渐渐的大了起来。「喔,妈妈,平儿快要射了,啊……」   话未说完,王平再一次将自己的精液全射进了妈妈的阴户里。   全红也再一次用自己的阴穴完全装下了儿子的液体,并把儿子紧紧地抱住。儿子和母亲都得到了相当的满足。……   「妈妈,我的好妈妈……平儿永远爱你。」   「平儿,你也是妈妈的好孩子,妈妈也永远的爱你!」   「妈妈,那平儿以后就和妈妈睡在一起,行吗?」   「喔,那可不行,万一让你的 妹妹 知道了,那可怎幺办?」   「那就天天等 妹妹 睡了,妈妈我俩再睡嘛。」   「平儿,这是不行的,久而久之她总是会发现的。」   「那平儿想要妈妈怎幺办?」   「平儿,睡吧,已很晚了,明天你还要上学呢。」   「妈妈,你说嘛,平儿想要你的时候怎幺办?你说嘛妈妈……」   「想要的时候妈妈给你不就行了吗?」   「好吧,妈妈,那你搂着平儿睡,平儿要将头埋在妈妈两个大乳房中睡觉,行吗?妈妈。」   「行的,平儿,只要妈妈的乖宝贝喜欢,平儿想怎幺样妈妈都答应你。」   于是全红就把儿子的头深深地埋在自己的肥大的巨乳之中。   这一夜,对全红来说已是春风二度荡漾,她也觉得有些疲惫了。   不一会,母子俩又睡着了。 第七章   王平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早上七点了,是妈妈叫醒他的。   「平儿,快起床,要不你的 妹妹 醒来后,发现你在妈妈的房间里,那就麻烦了……」   是的,这是开不得玩笑的,妹妹要发现了哥哥与妈妈睡在一起,那还了得。于是王平迅速地穿好衣服,走下床来。   这时,妈妈已到厨房做早餐去了。   王平出了妈妈的房间后,推了一下妹妹的房门,推不开。   「幸好妹妹她还没有起床,否则……」   王平心里暗自庆幸这一次与母亲的美事没被妹妹发现。   在这一天早上,全红办起事来是那样的得心应手,不一会儿就把一上午的事情做完了,她又把去年她们四处研究了一年都未能攻下的尖端课题提出来,也不知怎幺的,思路是那样的舒畅而活跃,她顺着这个思路不停地想下去,又用了不到两个小时的功夫,竟然把这一全国处于领先的难题拿下来了。她连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她不免联想到昨夜的两度春风,这一想,不觉脸上又像大姑娘那样羞答答起来,正好被进来的处长瞧过正着。   「全科长,什幺事这幺想得美呀?」   「哦,是谢处呀,你坐,」   全红给处长去泡一杯茶水,等处长喝了一口后,才把自己研究出来的课题的资料递给他,「谢处长,你看这个……」   「啊,全科长,你是怎幺搞出来的呀,太好了,我们四处要打翻身仗了!」   处长看了看全红,他真是不明白,这样困难的问题真是被她拿下来了,「全科长呀,我要向你请功呀,现在我得把材料送厅里去,你也提前回家高兴高兴,祝贺祝贺吧!」   看着处长高兴而去的样子,自己也第一次提前下班了。   在这一天早上,不管是哪一科目,王平都学得非常的轻鬆,在第四节的数学测验中他只用了三十分钟,就将全捲的题目做完了,而且最后那一道较深的题目一点儿也难不倒他,那思路是非常自然非常清晰地一下子就出来了。他自认为是100分无疑。   他高高兴兴地提前回家了。   回到家中,一阵香气扑鼻而来。   他知道妈妈已回到了家,于是就轻轻的走到厨房,看见妈妈正在炒菜,就从背后抱住妈妈……   「啊……」   全红吓了一大跳,转脸一看,原来是儿子,「平儿,你可将妈妈吓坏了……」   王平的手在不停地抚摸着妈妈的两个大乳房。   「平儿,今天为何回来这样早?」   「妈,第四节课我们测验,半个小时我就做完了,所以就回来得早啦。」   儿子边说边又改用手去摸母亲的阴户。他发现母亲的裙子里是什幺都没穿。   「妈妈,你怎幺不穿内裤?」   「好让妈妈的乖儿子摸呀!」   「妈妈,我想要……」   「平儿,现在不行,你妹妹很快就回来了。」   「妈,还早呢,妹妹她至少还有二十分钟才能到家,你就放心吧,我的好妈妈。」   说完王平就想拉母亲去房间。   全红只好解下围腰,随儿子来到自己的房间,并把裙子拉上来,然后仰躺在床上,屁股刚好在床边,两只脚放在地上大开着。   但王平看见母亲的两片大阴脣仍是紧紧地合拢在一起,并没有因为大腿的张开而张开,仍只是看见一条缝。   儿子简直不相信眼前的母亲的阴户是生过两个孩子的阴户,因为它的收缩力太好了。   为了节约时间,王平迅速地脱下自己的裤子,一只手拉出早已坚硬的肉棒,另一只手分开母亲的大阴脣,然后猛地一下子直插到母亲的花心,整根粗棒连根没入。   「啊……平儿,你轻点,啊……你这个小冤家,啊……」   母亲越是喊得凶,儿子就越兴奋,就越插得猛。   没几分钟,儿子的精液第三次流进了妈妈的白洞中。   「啊……」   母子两人同时发出了高潮时才有的兴奋的叫声。……   妹妹王芳回来的时候,王平和妈妈早已结束了战斗,并把晚饭摆好,放到了餐桌上。   这一夜,儿子又和妈妈睡,王平当然是在妹妹王芳关门睡了的时候才进妈妈的房间的,并且又像昨晚那样大战了二个回合。   儿子竟在短短的一天二夜里五次占有自己的母亲的肉体。 第八章   自从与儿子有过肉体的接触后,全红的世界就像柔和的春风吻过大地一样,每天是那样的心情舒畅,是那样的愉乐,是那样的幸福和甜蜜,自己就好像又回到了充满活力的青春时光,好像自己不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似的。   无论是在上班的路上,还是在办公室,还是在买菜和做饭的时候,全红总是唱着这首歌:「春风她吻上了我的脸,告诉我现在是春天……」   「全科长,怎幺这幺高兴呀?」   走进全红办公室的谢处长问她道。   「谢处呀,能不高兴吗?自从攻下了去年的那个课题得了50万的奖金后,到现在又相继拿下了八个高尖端的项目,你说能不高兴吗?」   全红满面笑容地对自己的上司说。   「那现在你的存摺卡上位数是几位啦?」   上司的目光紧紧盯着全红俏丽的粉脸。   「不告诉你,谢处呀,这可是个人的秘密哟。」   全红故意对上司做了一个很少在公共场合做过的她在少女时候特让少男们想入非非的表情。   上司忍不住了,他几时见过全红对他做出这样使他难以克制的动作呢,这还是第一次吧。他怕自己做出什幺出格的事来,只好赶快离开为妙。   在他刚要出门的时候,又回头对全红说:「全科长,你还没请客哟。」   望着处长在门外消失后,全红又自个儿暗笑了一下。是呀,这几个月来,自己的存摺上是大增了不少,已从在过去十多年才积蓄的6万猛增到了现在的258万,但她怎幺能告诉别人自己卡上在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竟从原来的1位上升到了三位,而且单位还是以万计呢。   自从与母亲有过肉体的接触后,王平的学习简直是直线的上升,从原来的十名左右跃居到现在的稳坐第一,而且总分要拉大第二名八十分以上。就在一个多月前的中考中,他自信地认为自己能得到总分680分中的670分以上。   果真如此,今天他接到了太阳一中的录取通知书。   而且是太阳市全市第一。   再过几天,他得到全市第一也是全国有名的太阳一中去报到了,当然应该分到太阳一中的重点班了。   「妈!……」   王平高兴地回到家中,大声地呼唤着妈妈。   「平儿,什幺事这幺高兴?」   全红正在厨房里洗菜。   儿子走进厨房从背后抱着母亲不住地亲,而且两手在不停上下齐动,摸着母亲的乳房和阴部。王平太喜欢妈妈的身体了,只要抱上一抱,他就感觉到是多幺的舒服。   「妈,你看,这是什幺。」   「啊,一中的录取通知书。」   「妈,我还是全市第一呢!」   「真的?」   「难道平儿还会骗妈妈吗。」   儿子的中指已进入了妈妈的阴道。   「平儿,你真行,你真是妈妈的好宝贝!」   全红转过头来,在儿子的稚脸上亲了一下。   「妈,平儿想插妈妈的……」   「平儿,你的 妹妹 马上就回来了,等到晚上妈妈再好好的奖励你。」   「不嘛,妈妈,平儿现在就想要小弟弟快活一下嘛。」   王平总是这样以撒娇的方式让妈妈满足他。   「可是……」   「妈,你看平儿的阳枪都举起来了嘛,你能让它这样受苦吗?妈……」   说着王平已把裤子脱下,拉出了又长又大阴茎。   「只有十分钟你妹妹就回来了,这几天她们学校只有初二年级补课,一般补课又不正常,也有可能会提前回来呢,要是她发现……」   全红的眼睛看着挂在墻上时钟。   全红还没有说完,儿子的长枪已从她后面进入了自己滑嫩的洞中。   「你呀,妈妈拿你真没办法!」   「妈,平儿就插五分钟,平儿一定在妹妹回来之前让妈妈吃到精液,绝对不会让 妹妹 发现……」   王平站在母亲身后快速地抽插着……   五分钟后,一股热流终于从儿子的肉棒射进了母亲的阴户深处。   恰好这时,王芳开门进入了客厅,母子俩也恰好收拾整装完毕。   母亲还怜爱的深深地看了儿子一眼。   儿子也轻轻地对母亲说:「妈,今晚你还要奖励平儿喔!」   这时王芳已到了厨房门口,见妈妈正在向哥哥点头和微笑,而且看上去表情还怪怪的。   「妈,你们在说什幺呀?」   「没什幺。」   妈妈漫不经心地对女儿说道。   可是,王芳总觉得母亲和哥哥之间存在着什幺秘密,她有时也发现哥哥一大早从妈妈的房间里出来,但是也说不出什幺,难道哥哥与妈妈还……   王芳不再往下想,也不敢往下想,因为哥哥是妈妈的亲儿子,哥哥就是从妈妈的体内生出来的呀。   王芳决定今晚看个究竟。   于是吃过晚饭后,她早早地回房睡觉去了。 第九章   再说全红与儿子王平,看到了王芳睡去了,过了一会,又如法泡制,母亲叫儿子先回他的屋去,而且关门的声音还是故作像风吹了似的响声,然后再悄悄的来到自己的房间。   王平来到妈妈的房间后,只见妈妈早已脱光了衣服,正坐在床上,在等着自己。   于是自己也快速地脱光衣服。   「妈妈,你别动,让平儿好好的看一下妈妈的裸身。」   「你呀,都看半年多了,还没有看够?」   「妈妈,你的身子太美了,真是百看不厌……」   「你就只会说好听话。」   全红顺势把一丝不挂的儿子拉入自己的怀中。   「妈妈。是真的,平儿不骗你,你看这光洁的皮肤,摸起来是那样的细嫩,这肥大的乳房又是那样的有弹性,火热而又有激情的嘴脣是那样的让人陶醉,还有这富有弹性的屁股、大腿……等等,更特别的是这光洁无毛的肥厚的收缩力又是如此之强的阴户,无论是用手摸,还是用嘴亲吻,还是用平儿的小弟弟插入,都能给平儿以无穷的美好的享受和无比幸福的回忆……」   「你这张小嘴呀,都快把妈妈吹成神仙了,妈妈哪会有那幺好。」   母亲无限深情地把儿子紧紧地抱着,她觉得自己现在幸福极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能天天拥有一个十多岁的天真的少年能不幸福吗?儿子能够天天从母亲的肉体中获得满足,得到快乐,并因此而使成绩突飞猛进,现在又考上全市第一 的太阳一中,而且还是全市的第一。更何况自己在事业上也是不断的添砖加瓦。 这样的母亲难道不幸福吗?   正因为如此,这段时间以来,特别是在儿子中考完后的这一个多月中,她对儿子可是百依百顺了,只要女儿不在,无论在何时何地何种方式,只要儿子想进入,她都能满足儿子。在床上、在沙发上、在桌上、在地上…都干过。在房间、在客厅、在厨房、在卫生间、在澡池……都搞过。在晚上、在深夜、在早晨、在中午、在下午……都来过。   全红正想到这里,儿子的长枪已深深地插进了自己洞穴中,直顶花心,并开始做快慢相间的抽插运动。   「啊……」   「妈,平儿这样插,你舒服吗?」   「就这样插,平儿,啊……妈妈舒服极了,啊……」   「妈妈,要不要快些?」   「啊……平儿,妈妈随你,啊……只要平儿喜欢,啊……你想怎样就怎样,啊……你想快你就快,你想慢你就慢,啊……」   「妈妈,真好,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别的妈妈只是给他吃,供他上学,给他钱用,但不会与他接吻,不会让他摸乳房,不会让他看裸体的身子,更不会给他得到肉体上的满足,可是妈妈你却什幺都给了平儿,平儿会永远永远地爱着妈妈……」   王平的嘴在说着,可是下面仍在不停的抽插,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啊……平儿,你也是妈妈的好儿子,啊……妈妈现在快活极了,啊……平儿,妈妈快泄了,啊……」   「啊……妈妈,啊……平儿也要射了……」   随后两人同时到达了高潮。   儿子灌得母亲满满的一腔精液。   为了观察妈妈与哥哥的行动的王芳,早已在妈妈的门前静静地听着,但她只听到「啊……啊……」   的声音。其它的声音就听不清了,也不知道妈妈和哥哥她们说什幺,但她猜想妈妈与哥哥肯定已经……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怎幺能这样,她们是亲母子呀!」   王芳现在的大脑是一片空白…… 第十章   王芳像受伤似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怎幺也不能相信妈妈和哥哥竟然……妈妈可是她的榜样,在家是疼爱自己的孩子,在单位又是科技带头人,更难得的是妈妈这十一年来守着他们哥妹俩,没有再找男人,不知有多少人追求过自己美女妈妈,难道妈妈真的没有动心过吗?前两年追妈妈的那个男人,和妈妈是一个单位的,长得还挺帅的呢,也不知怎幺的,还是被妈妈拒绝了……可是妈妈也是女人呀,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呀,也需要男人,需要男人的关心,需要男人的爱,需要男人的呵护,更需要男人的……   哥哥更是她心目中的偶像,要是别人问到她,你心目中的偶像是谁,她会毫不犹豫地说是自己的哥哥。哥哥从小就对她十分的关心和爱护,哥哥又是那样的帅,长着一身强壮而健美的身体。在平时不管哥哥得到了什幺好东西,总是分给她的。更让她讚美的是哥哥那灵活的大脑,自己对他提出的问题总是能快速圆满地解决。   她喜欢哥哥的笑,喜欢哥哥的眼神,喜欢哥哥走路的样子,喜欢哥哥吃饭的动作,喜欢哥哥思考的神态,喜欢哥哥讲解问题的表情,喜欢哥哥牵着自己的小手,就连作梦都是常和哥哥在一起。……   王芳赤裸地躺在自己的床上,那「啊……啊……」   的对自己说不清是什幺感觉的声音不断地在耳边回响,而且脑海里莫名其妙地出现妈妈与哥哥全身裸体地抱在一起的场面。   想到这里,自己的下身不知不觉地痒了起来,不由得用两手搓揉自己的不算丰满的乳房。   过一会又用手抚摸自己光洁无毛的小巧玲珑的阴户。   「啊……啊……」   自己也发出了象妈妈她们那样的声音。同时又把中指插进了自己那紧闭的洞穴中。   可是,那骚痒总是无法消除。   王芳心想,十五岁的我是如此渴望这种美好的感觉,妈妈更是渴望男人呀,爸爸不在的这幺多年,她容易吗,更何况哥哥又不是外人,想到这她的心情比刚才平静了许多。……   这一夜,王芳失眠了。   等她起来的时候,哥哥已出去锻炼去了,因为她是被妈妈叫醒的。   她草草地吃了早餐,无精打彩地来到了学校。   这一天,王芳在学校上课时不时地走神,不时地被老师提醒,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自己不知道为什幺会这样,老师也更不知道她是为了什幺。   这一天,也是王芳有始以来学习效率最差的一天。   早上她还勉强上着,但是下午脑子里尽是妈妈与哥哥在一起干那事的情景,一点课都听不进去了,她乾脆第三节课向班主任请假说自己病了,不能再坚持上课回家来了。   这一回她想,能不能看到妈妈和哥哥……   可是,等她回到家的时候,只有哥哥一个人坐在客厅里。   「哥,妈妈怎幺还没有回来?」   「你怎幺了妹妹,现在还不到五点呢,妈妈不是在单位里上班吗,你怎幺回来这幺早?你们学校呀,补课一点也不抓紧!」   「那……」   王芳放下书包坐到了沙发上。   「妈妈刚刚来电话,她说单位里有一个领导来视察工作,可能要晚饭后才能回来,叫我们自己弄饭吃……」   原本王芳提前回家,就是想看一看妈妈与哥哥那动人的场面,可是……   「嗨,真扫兴……」   「妹妹,你说什幺?扫什幺兴呀?」   王芳知道自己说走了嘴,忙对哥哥说:「没什幺,我是说在学校的事。」   「不,哥哥知道你要说什幺。」   王平以为是妈妈不回来,妹妹要做饭,才这样说的。   王芳想,难道哥哥知道了我发现他们的事?不由得脸红起来,「哥……」   于是又开始撒娇起来,整个人投入到哥哥的怀里。 第十一章   哥哥和妹妹已有很久没有这样拥抱了。   十五岁的少女只觉得全身产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十六岁的少年虽说和妈妈已是身经百战,这一抱,不会那幺冲动,但此时一个如花似玉的美貌绝伦的少女就在自己的怀中,又怎能不心动?   少年的阳物开始坚硬起来。他彷彿看到抱在怀里的是自己的妈妈。   他把自己的嘴脣慢慢地向妹妹的小嘴压下去。   此时,妹妹也将自己的樱桃小口向哥哥迎合过来。   哥哥的舌头已伸进了妹妹的口中。   哥哥的手开始向妹妹的胸前摸去。   妹妹开始清醒过来,忙推开哥哥。   可是哥哥将她抱得很紧,她怎幺推也推不开。   哥哥的手已摸到了妹妹的乳房。   「啊……哥哥,不要……不要这样,我是你亲 妹妹 呀!」   此时的王平开始甦醒过来,但他已被妹妹的美丽深深地打动了,妹妹说什幺他根本不听,他的手已伸进了妹妹的下身。   「哥……不要……不要这样……哥,你是妹妹的好哥哥,你千万……千万…不能伤害……妹妹呀……哥哥……」   此时,王芳也被哥哥摸得浑身火热起来,说话也开始语无伦次了。   哥哥的手终于摸到了妹妹的阴户。   「啊,妹妹你的苞鱼怎幺一点毛也没有?」   「哥……」   妹妹的防线开始崩溃了。   「妹妹,哥哥爱你!」   「哥哥……妹妹也爱你,可是……」   「妹妹,只要我们相亲相爱,还有什幺顾虑的。」   「哥,可是妹妹怕……」   「妹妹,不用怕,哥哥会很温柔的。」   哥哥把 妹妹 抱到自己的床上,并很快地把自己和妹妹的衣服脱光。   「啊,妹妹,你的身子太美了,哟,看你的洞口都已经流出这幺多水了,还不想……」   「这不都是哥哥你弄的?」   「妹妹,哥哥可要进入了?」   「哥哥,你可得轻点,慢慢的,不要弄疼了妹妹……」   「哥哥知道,哥哥会疼妹妹的。」   说完,哥哥把对于 妹妹 来说是又长又大的肉棒向着 妹妹 的洞中插去。   由于 妹妹 的洞中刚才流出了很多的淫水,故而哥哥龟头一插入,屁股再向下轻轻一压,肉棒的前半已顺利进入妹妹的小穴中。   「啊……」   妹妹轻轻呻吟了一声。   这时,哥哥觉得龟头受到了一点阻碍。肯定是遇到了妹妹的那一层膜了。   哥哥再用力向下一压,枪头划破妹妹的最宝贵的处女膜,直向妹妹的洞穴深处冲去。   「啊……哥……哥……痛……啊……」   「妹妹,别怕,一会就会好的……」   这时,哥哥的肉棒已连根没入妹妹的阴道中,一点也没有留在外面,并开始慢慢地做抽插运动。   「啊……哥哥……啊……」   哥哥慢慢的做了十多下抽插运动后问 妹妹 :「妹妹,现在还痛不痛?」   「啊……不……不……痛……啊……哥哥……啊……妹妹……觉得……有…有点……胀……啊……」   哥哥的抽插开始慢慢地加快。「啊……啊……」   妹妹开始大声地呻吟,两手紧紧地抓着床单。眼睛微微闭着,脸上露出无比激动的非常可爱的表情。   哥哥的两手捧着 妹妹 脸,胸脯压着 妹妹 的乳房,四个乳头相对,而下面的风景则是快速的接触与分开,同时还发出「啪……啪……」   的响声。   「啊……啊……」   妹妹的叫声开始由高声变得柔和起来。   这声音是如此的动听。   哥哥的抽插又加快了。   「啊……哥哥……妹妹……要……泄……了,妹妹……快……升……天……了……」   「妹妹,哥哥也要泄了,啊……啊……」   一股激流从哥哥龟头中喷出。   妹妹只觉得有一股热水向自己的阴道中射来,同时她自己也达到了高潮。   「啊……啊……」   妹妹的洞穴已装不下哥哥那幺多的精液,白色的精液和妹妹的处女血搀杂着向外流出来。   哥哥的小弟弟仍是插在妹妹的阴穴里,停了一会后,哥哥又向妹妹发起了第二次冲击。   哥哥与妹妹的第二次交锋半个小时后才完成。   但这一次进行到一半时候,母亲已回到了家中,但由于哥妹二人乾得兴起,根本就没有发现妈妈的到来。 第十二章   由于这一次陪上司吃饭比较顺利,没有过多的迎合,所以全红回来得比哥妹俩预计的时间要早一些。   全红亲眼看到儿子那不知多少次钻过自己阴洞的大阴茎向着女儿的小穴中插去。   作为母亲,她真担心女儿的嫩穴会被儿子的粗大的肉棒插破,她想制止这场战争继续发展下去,可是……   她担心这一制止,怕儿子和自己的事也被抖出来……   哥哥和妹妹发生肉体关係的事还可以谅解,但母亲和儿子发生了肉体上的接触,那罪恶就更大了,那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母亲处于矛盾之中……   唉,随她们去吧,更何况自己是如此的爱儿子,和儿子在一起的时候,那真象过神仙日子一般,儿子的肉棒插自己的阴穴时,比丈夫插自己还要舒服,儿子的舌功又是那样的美妙,儿子的天真活泼的像他父亲的样子还每每能勾起自己美 好的回忆。   也好,母亲和女儿一切都是儿子的,这才是对儿子最好的爱,最好的奖励。想到这里,全红对儿子与女儿的行动能接受了,于是她又悄悄的回到门外,并关上门,又到外面去转了一圈,估计两个少男少女也该结束了,才来到门口按响门上的门铃。   这是给儿子和女儿一个下台的机会。   当「叮……叮……」   的铃声响完的时候,哥哥与妹妹早就结束战斗了。   「妈,你回来啦!」   开门的是王芳。   「芳儿,你和哥哥俩个吃饭了吗?」   母亲装着像什幺也没有发现一样。   「还没有呢。」   「怎幺这幺晚了还不做饭吃?我不是打电话跟你哥哥说了吗,我回家晚,你们自己做饭吃,你哥哥呢?」   「他还在房里做作业呢。」   母亲知道女儿在说谎,但又不便说穿,「你们呀,如果我出差了,看你们吃什幺,看来还是我给你们做了……芳儿,你们要吃什幺?」   「妈,给我们做点面就行了……」   ……   晚上,全红以为白天儿子和女儿干过,今夜儿子恐怕不会再来了,想到这里母亲又对女儿有了一点说不出的感觉,她觉得女儿在夺走了自己的爱。   为什幺这种想法与白天的不同了呢。   但很快这种想法又消失了。   房门还是给儿子留着,她是多幺希望儿子的到来。   王平在十点钟时,走进了母亲的卧室,但他看见母亲已睡着了。母亲是平躺在床上的,身上没有盖任何东西,那姿式和身段太美了,真是一个睡梦中的维纳斯。儿子看到这幅雕像,下体不由自主地立了起来,他轻轻地走过去,轻轻地脱去内裤,轻轻地上床,轻轻地分开母亲的大腿,又轻轻地把自己的大阴茎慢慢地向母亲的美妙动人的地方插去,然后屁股一沉,整根阴茎完地全进入了。   儿子抽插时候,母亲才开始慢慢的睁开眼,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等儿子又快速地抽插了二十多下的时候,母亲才完全的甦醒。   「啊,平儿,妈妈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妈,你怎幺了?……平儿知道妈妈天天都要,怎幺会不来呢,更何况平儿也天天都想要妈妈呀。」   「啊……平儿,快插,啊……对,就这样,啊……再快点,啊…好,平儿,你真插得好,啊……平儿,你插得妈妈舒服极了,啊……啊……」   「妈,还要不要再快些……」   「啊……平儿,不能……再快……了,再快……妈妈……就要……被你……插破了,啊……」   「妈,那平儿慢点,好不好?」   「啊……平儿,你真会插,啊……好,就这样,还要慢些,嗯……好,平儿,你插得真好,嗯……嗯……平儿,你真是妈妈的好儿子,你插得妈妈都快升天了……」   「妈,平儿也快丢了,啊……啊……」   话未说完,一股激流快速地从儿子的体内冲出来。   母亲也感觉到那激流不断地向自己的子宫口内喷过来,同时还感觉到儿子的龟头在不断地颤抖。   「啊……平儿,妈妈也泄了,啊……啊……」   母亲紧紧地抱着儿子,「平儿,妈妈很爱你!」   「妈,平儿也很爱你!」   「平儿,你可不要离开妈妈,妈要没有你,真不知怎样过了,平儿,你答应妈妈,好不好?」   「妈,平儿不会离开你的,平儿和妈妈在一起是多幺的幸福,多幺的快乐,多幺的满足。妈,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妈妈,你生下儿子,又用自己的乳汁把儿子养大,现在又把女人的一切献给儿子,妈,你是平儿的好妈妈。平儿能够拥有这样好的妈妈已经是天下最幸福的儿子了,平儿还会离开妈妈吗……」   「平儿,你这张嘴呀,都把妈妈说成是圣母了!」   母亲微笑地对儿子说:「妈,你真美,你笑的样子太美了。平儿的弟弟又想玩耍了。」   其实儿子的阴茎还是一直插在母亲的阴道里,「平儿,你想要就要吧,以后就别问妈妈了,妈妈是随时随地都满足你……」   「妈,不能说是随时随地吧,难道在妹妹的面前也可以吗?」   「平儿,你就别钻妈妈的字眼了,如果你认为那样做可以的话,你就……啊……平儿,轻点慢点,不要插这幺快,我们边做边说点话不好吗?」   「好的,妈妈,」   说完,儿子就改变成很温柔的抽插,「妈,平儿是说着玩的,平儿怎会在妹妹面前和你……让 妹妹 发现这让平儿欲仙欲死事呢,妈妈,你可别生气……」   王平知道自己刚才说错了一句话,就只好用自己的大枪让妈妈得到满足,于是慢慢地抽出,又慢慢地插入,每一次都完全抽出,再尽根的没入,他知道这是妈妈较为喜欢的方式。   「平儿,妈妈不会生你的气的。平儿,再快一点……」   「好的,妈妈。」   「啊……啊……」   母子俩再一次同时进入了高潮。   由于上一次儿子就已把母亲的阴道灌满,所以这一次儿子的精液射出时,母亲的阴穴再也装不下了,于是就从阴道与阴茎的交接处挤了出来,把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母亲真没想到儿子会有如此强列的慾望,她清楚地看到今天下午儿子已和女儿大乾了一场,加上今天早上和自己的一次,今天就来了四次了。 第十三章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在一天之内竟来了四次,真是一个奇迹。   全红回想以前和自己的丈夫最多一天也只是两次,那也只是新婚时少许的时候。   她还记得在那个新婚之夜,丈夫等到庆贺的双方亲人散完后,已是快十一点了。当时她被大她八岁的丈夫抱到了床上……那一次她们缠绵了半个多小时,也就是那一次,使她现在能得到让自己天天快乐的平儿也就产生了……到了快天亮的时候,她又被丈夫弄醒,当她醒来的时候,丈夫的肉棒全根没入了她那一根阴毛也不长的玉洞中。   那时她才有十七岁,还不到法定结婚的年龄,因而喜酒也只是双方比较亲的家人来庆贺。   那时她正高考结束,正是炎热的暑假,和现在一样,热得让你不用盖被子。后来,丈夫也只是偶尔梅开二度。   而现在的儿子竟可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射了四次。   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全红不由得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儿子,她真舍不得儿子从她的身边离去。   但儿子如果从女儿那里得到了更大的快乐,更大的满足,那她还会留在自己的身边吗。毕竟女儿要比自己年轻呀,自己都三十四了,而女儿只有十五,更何况自己生过了两个孩子,自己虽然觉得儿子抽插时是那样的充胀、饱满,可是女儿的那个刚被她哥哥开苞的小穴能不比她这生过孩子的更紧而舒服吗?今后儿子还会像现在一样一天和自己来几次吗?……   全红真不知道怎样办才好。想着想着自己又睡着了。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儿子已不在身旁。   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儿子肯定又去进他妹妹那小洞去了。   于是她走到女儿的房间门口,果然从里面传一阵阵轻轻的呻吟声,「啊……啊……哥……哥,你……轻点,啊……妹妹……的小穴……都快……被你……插……破了,啊……啊……」   全红的心头一阵恐慌,「怎幺办?……怎幺办?……」   全红慢慢地像是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卧室,仰面倒在床上,两眼紧闭着,也不知道想什幺,没有一点头绪。   她知道自己将不会永远拥有儿子了。   想着想着,泪水竟从两只眼角流了出来。   但就在这时,她感觉到有一根热乎乎的东西直入到自己的阴道中。   她睁开眼一看,压在自己身上的是宝贝儿子。   「平儿……」   她一把把儿子紧紧的抱住。   「妈,你怎幺哭了,是不是平儿对妈妈不好?平儿做错什幺了吗?」   「不是的,平儿,妈妈是想起……」   未等母亲说完,儿子的舌头已擦乾母亲眼角的泪水。   「妈妈,是不是想到爸爸才伤心的,妈妈你也不要想得这幺多,爸爸都去了十多年了,你又何必呢……你的身边不是有我吗,妈,平儿永远陪在妈妈身边,让妈妈快乐,让妈妈幸福……」   「平儿,妈妈的好